科技日报:记陕西省科学技术最高成就奖获得者、著名小麦育种专家王辉教授

来源:科技日报 | 作者:史俊斌 张 晴 | 发布日期:2012-11-02 | 阅读次数:

《科技日报》2012年11月2日

  9月20日,在陕西省科技创新大会上,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王辉教授被中共陕西省委、省政府授予“陕西省科学技术最高成就奖”。

  捧着代表陕西省奖励科学技术工作者的最高奖项,已近古稀之年的王辉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:“在小麦育种这条路上,我会一如继往地走下去。”

  由种到收,从秋到夏,由室内到室外,从关中到黄淮,王辉的小麦人生已走了整整44年,积淀下9个小麦品种和正在加速推广的单个小麦品种“西农979”种植超4000万亩的辉煌纪录。

  从两亩试验地到千万亩生产田

  皮肤黝黑,身材粗壮,没有一丝教授的书卷气,更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关中老农。

  这就是王辉。

  作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,他习惯于长年累月地在大田劳作和东奔西跑。

  今年夏天,由王辉选育的小麦新品种“西农979”在黄淮流域小麦主产区大获丰收,平均比其他品种每亩增产100公斤左右。“西农979”更是在河南驻马店创造了百万亩单产超千斤的纪录。

  从两亩试验地到千万亩生产田,王辉花了44年的时间。

  “学农业科技,不再让父老饿肚皮”这个单纯美好的愿望影响并支撑了王辉的一生。开始育种时,王辉没经费、没设备、没人手,整个一“光杆司令”。好在有两亩学生试验田,常规育种所需的经费和设备又比较少。他常常从自己的工资里抠点钱出来买些试验用品,设备通常从家里顺手牵羊,或从亲戚那儿“刘备借荆州——只借不还”,倒也运转得开。

  从9月初的整地、施肥、划行、分区及布置试验,10月份的播种,冬春季的田间观察记载、抗病鉴定及大田管理,初夏的授粉杂交、选择材料,到盛夏的分类收获、晾晒,7月份的室内考种、室内选择和试验总结,8月份的试验安排,再回到9月份的整地,这是王辉一年的工作流程。

  每年的“五一”“十一”,王辉都是在大田的忙碌中度过的。“五一”做杂交,“十一”播种。

  把育种工作永远摆在第一位的王辉,时间几乎都奉献给了小麦。尽管老家离学校仅两三公里路,但他也很少照管家人。年过八旬的老父亲想念儿子了,拄个拐杖,颤颤巍巍地到学校来看他。妻子和四个女儿总是在他工作的地方帮他干活,算是一家人团聚。

  和王辉结婚40多年的马桂霞,给王辉打了一辈子的下手,什么“扬花”“授粉”“杂交”“接病”“千粒重”“穗粒数”等等小麦育种上的专业术语,在这个初中数学老师的口中却是如数家珍,却从没享受过和老公散一次步的浪漫。

  痴迷育种的王辉既不觉得苦,也不觉得难,反而乐在其中,乐出了名堂。1991年,他的第一个小麦品种“西农84G6”诞生,推广500多万亩。随后,他陆续育成的“1376”种植900多万亩,“2611” 800多万亩,“2208” 600多万亩,而正在加速推广的“西农979”已达4000多万亩。

  唱响中原大地丰收之歌

  黄淮麦区是我国最大的小麦主产区,选育出适宜这一地区的单产水平高、品质优的品种,就能为国家的粮食安全提供保障。

  王辉历时18年选育、2005年通过国审的“西农979”,具有抗冻害、抗倒伏、抗病害、早熟性、高稳产、高商品率等优异特性,十分适宜在黄淮麦区种植。

  为推介良种,王辉也曾背起种子,挤汽车赶火车,西走宝鸡,东到渭南,找当地的种子站、种子公司介绍自己的麦种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2004年,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推广新模式的出台,给王辉大面积推广小麦品种带来了机遇。

   毗邻陕西的河南省是我国农业大省。2004年,河南金粒种业有限公司成为“西农979”在河南的代理商。在该企业的推动下,2005年,“西农979”落户素有“中原粮仓”之美誉的河南驻马店,迅速进入生产领域,累计种植“西农979”面积660万亩以上,增收小麦7亿斤以上,按每斤0.9元计,折合人民币6.3亿元以上。

  驻马店市西平县专探乡水泉汪村有3200口人,平均每人一亩多地,从2006年开始种植“西农979”,亩产一直稳定在1000斤以上,平均每年增收60多万元。该村党支部书记李纪平说:“以前种别的品种亩产也就800多斤,我们现在就认王老师的‘西农979’。”

  “西农979”在黄淮麦区的优势表现,使其一跃而成为河南省第三大小麦种植品种,跻身全国十大小麦主推品种之一,覆盖陕西关中、河南、皖北、苏北、鲁西南等黄淮麦区。

  据农业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统计资料显示,“西农979”2009年实际种植面积为993万亩,2010和2011年为1500万亩左右。

  面对显著的社会和经济效益,王辉感到很欣慰,他觉得自己这个农民的后代从当初简单的学农、不饿肚皮的朴素愿望,从而走上一辈子搞小麦育种的道路,不就是想搞出一批既高产又优质的品种,让其发挥应有的生产作用吗?

  搞了一辈子小麦育种,出了这么多成果,已近古稀之年的王辉,还没能卸下肩上的担子,“育种团队还需再扶持,‘979’的潜力还有空间,新的育种设想还未实现,身体也允许,再干干吧。我会以这次奖励为动力,增强科技创新意识,取得更大的科技成果,进一步促进国家农业发展。”他的小麦人生还在继续。



网络编辑:
??X?????? ????(????,??????) ??x???